html模版【愛作傢】生活是創作之鏡
何晴,女,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國傢一級編劇。



主要作品:電視文學劇本《小別離》《暖男的愛情與戰爭》《鮮花朵朵》《買房夫妻》《原諒》等,電影文學劇本《春蠶》《我愛傑西卡》等。其中,《我愛傑西卡》獲電視電影百合獎一等獎,政府獎;《鮮花朵朵》獲廣電總局2010年度中國優秀電視劇獎;《小別離》劇本獲2015年上海市宣傳部重點項目稱號。



2



獨白



我從1996年電影學院畢業後開始從事編劇工作,到現在已經二十年瞭。這幾年感覺寫作比較辛苦,畢竟人到中年,傢務繁重,而年輕時候的激情和靈感已經慢慢消退,寫作更多是靠咬牙堅持。



很多次,在根本堅持不下來的時候,我就開始想,我是什麼時候走上編劇這條路的?這條寂寞、然而也開滿瞭鮮花的不歸之路。這條路很艱難,要經常在漫漫長夜裡獨自行走,在無休止的修改中感到崩潰和痛苦。然而這條路也很幸福,一旦突破和完成,內心充滿瞭光和喜悅,仿佛在暗透的夜裡看到滿天的繁星。我想,走上這條路,並且接著走下去,對於我來說應該是必然的,我將其歸結為人生中的幾個緣分。



親人緣。我出生於一個影視世傢,大傢族裡很多親人都從事影視業,基本囊括瞭各個工種,有時候我們在一起開玩笑說,可以成立一傢功能很全的影視公司瞭。我的外公荒煤是電影評論傢,外婆張昕是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的教授,姨外婆張瑞芳是著名演員,表姨王好為是導演,姨父李晨聲是攝影,我和我妹妹何明都是編劇,我的表弟陳復蘇是剪輯師,我的先生朱楓是導演,而我的姨媽、表舅也都從事文學,或研究或寫作。我們傢族聚會在一起,除瞭說傢常話,也會聊很多關於專業上的事情,這對於我來說,真是一棵有豐富養料的傢族之樹。

Camry音響改裝

師生緣。我1992年考進電影學院文學系劇作專業,那一屆我們班招的學生比往屆多,有16個,按照電影學院的師生比,光專業劇作老師就給我們班配瞭三位:王迪老師,黃丹老師,張玞老師。老師們教給我們劇作理論,也教給我們團隊合作,如何有趣地寫作和生活,還有最重要的做人。這師生緣一直延續到畢業後,延續到現在,跟老師們也已經成為好朋友。



同學緣。四年大學學習,我們同班、同年級、同校同學之間也建立瞭深厚的友誼。無法忘記那些徹夜的長談,因為藝術觀念不同產生的爭吵,一起去打飯一起上課一起做作業的朝夕相處……而先後走上影視這一行之後,大傢的相互支持、幫助和鼓勵。在創作之路上,能wish音響改裝有同聲同氣的同學們在一起行走,覺得特別溫暖。



師長緣。電影學院四年,在上千部電影的滋養下,在系統的科班教學中,電影的聖殿之門緩緩開啟,讓我眼花繚亂。但是,沒想到,學的理論越多,就越不敢寫作,也對自己失去瞭信心。1996年大學畢業以後,我分配到瞭上海大學的影視學院,做教學工作,完全和寫作不沾邊瞭。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內心深處是多麼渴望能有機會坐下來寫劇本,自由地創作,但是90年代還不是一個職業自由選擇的時代,我有些苦悶。感謝我的兩位師長,黃海芹老師和李亦中老師。黃海芹老師找到瞭我,要把我從大學調到她領導的永樂影視公司文學部,當時上海大學不願意放人,是把我要到影視學院的李亦中教授體諒和幫助瞭我,完成瞭職業轉換。1997年我調到瞭永樂公司,除瞭擔任責編工作之外,黃老師一直鼓勵我繼續寫作。而當時的永樂生機勃勃,創作氛圍特別好,楊玉冰、江平兩位總經理,親切又勇於為年輕人提供機會,幫助我走上瞭最初的寫作之路。



合作緣。二十年來,凡是合作過的師長、編劇,我們都建立瞭戰鬥情誼。當年,黃海芹老師把我介紹給瞭香港的作傢梁鳳儀,參與香港的團隊電視劇寫作,我跟小兄弟汪啟楠一起參加瞭各種通宵達旦的劇本會議,聽他們怎麼進行人物設計,每一集如何放四個相對完整的事件,每一場戲怎麼寫出高潮……這對滿腦子劇作理論而缺乏實戰經驗的我,是全新的創作體驗。那幾年,我參與瞭根據梁鳳儀小說改編的《我心換你心》《九記飯館》《無情海峽有晴天》《豪門驚夢》幾部長篇電視劇的寫作。完成瞭理論學習和實戰練兵,我進入創作的大好時光,先是與王宛平老師一起完成瞭電視劇《我的淚珠兒》(根據張欣同名小說改編),和何明一起完成瞭電視劇《愛就愛瞭》……



那些年是電視劇高速發展的時代,我漸漸感覺到電視劇篇幅太長,人物眾多,需要思想的火花碰撞,我學習瞭香港的電視劇團隊寫作模式,也開始組建自己的團隊,我的合作夥伴有我的妹妹何明,閨蜜同學劉禹彤,兄長萬盾,好朋友謝菁……我們之間首先有深厚的感情,互相之間的瞭解,同聲同氣,常常是一個形容詞說出來,大傢就對這個人物立刻產生瞭理解和共鳴。這種合作方式真的是太愉快瞭,雖然電視劇寫作是超長跑,很容易疲倦,但我們彼此之間的默契和友誼,使得一切都變得能夠承受。這段時間,我們與大唐輝煌影視公司合作,完成瞭《鮮花朵朵》(根據劉迪同名小說改編),《愛的多米諾》。與北廣傳媒影視公司合作,完成瞭《原諒》《買房夫妻》(根據李霄凌同名小說改編)。與華錄百納合作,完成瞭《暖男的愛情和戰爭》。與檸萌影業合作,完成瞭《小別離》(根據魯引弓同名小說改編)……雖然,這中間有很多很多的艱難,很多次都覺得熬不過去瞭,但是看到劇本順利地拍攝出來,在電視臺播出,一些作品的收視率很高,會在報紙雜志上看到觀眾自發的影評,特別是寫知青生活的《原諒》播出後,輾轉收到瞭東北知青觀眾的來信,真的是很感動。這一次《小別離》播出,在社會上也引起瞭很多話題,簡直有一種天下皆知音的感覺。又覺得人生幸福,莫過於此。



除瞭電視劇寫作之外,我與我的先生朱楓導演合作,為電影頻道完成瞭三部電影:《星期天的玫瑰》《我愛傑西卡》《春蠶》(改編自茅盾先生同名小說)。《我愛傑西卡》得到瞭百合獎一等獎、華表獎等榮譽。《春蠶》獲得瞭百合獎二等獎,而茅盾先生的哲嗣韋韜先生評論說,此片是《春蠶》的數次改編中最成功的一次。這些溫暖的話,永存心底。



這些年幫助過我的人有很多,每每念及此,心存感激,我合作過的制片人劉亞輝、徐曉鷗、胡偉躍、王輝……合作過的導演們,演員們,都是我的良師益友,是我的合作緣。



人生在世,離不開各種緣分,對於我的創作來說,這幾種緣都是我的福分。在人生道路中有這些緣分,遇見自己發自內心熱愛的劇本創作,讓我感到自己生活的意義所在。



3



追光燈



與何晴結緣,得感謝十多年前王宛平女士的引薦,她對我說,此人很有才華,頗具潛力,日後發展不可限量。宛平乃著名編劇,筆底生花,想必也慧眼識人,於是便有瞭與何晴編劇的多年合作。何晴的電視劇作品中活躍著各類人物,她的描寫細膩鮮活,生動有趣,頗接地氣,且多關註現實生活,引人矚目。近年來看她在寫作之餘,還常在朋友圈用圖片和文字記錄兒女的生活學習成長經歷,並饒有興致地陶醉其中,之後便看到她的《小別離》。正是對生活的激情和熱愛,才使她有瞭戲劇創作的源泉。想必何晴日後會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問世,期待著。



——劉亞輝(北京北廣傳媒董事長兼總經理)



有種說法,電視劇是中國人的第四頓飯,需求量全球第一,且眾口難調。因此,但凡被鎖定頻道的佳作,必有成功之道,這就要誇贊烹飪大師即編劇的作為瞭。何晴正是一位電視劇星級大廚,她的養成得益於多重因素。一是文藝傢族的熏陶,養成深入骨髓的藝術基因與人文情懷;二是個人稟賦,天庭飽滿酷似其外公荒煤;三是勤奮與韌勁,一次次經歷山窮水盡的創作苦惱,又盡享柳暗花明的那份愉悅。四十不惑的何晴,廚藝與時俱進,將為觀眾獻上更多更入味的熒屏美餐。



——李亦中(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電影學者)



雖然興趣愛好皆不同,但我和我姐何晴常對同樣的社會新聞感興趣並展開討論,從人物性格分析動機,從每個轉折到事情走向。我常從人性有惡的角度來分析,她卻一直篤信,人性的光譜復雜多變,但善和愛才值得永恒歌唱。記得雨果說過一句話,大意是醜在美的旁邊,畸形近於優美,粗俗藏在崇高背後,善惡並存,黑暗與光明相共。何晴總對世間萬物持有一種悲憫,我想作為編劇,這便是她最大的與眾不同之處吧!



——何明(編劇)



(原文刊於《中國作傢》影視版2017年第2期)







中國作傢協會主管



中國作傢出版集團主辦







訂閱《中國作傢》



讓您的生活與中國文學同行車用喇叭品牌



長按二維碼,關註《中國作傢》



點擊下面“閱讀原文”,一鍵訂閱2017年《中國作傢》!


4632

1簡介何晴,女,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國傢一級編劇。主要作品:電視文學劇本《小別離》《暖男的愛情與戰爭》《鮮花朵朵》《買房夫妻》《原諒》等,電影文學劇本《春

A786D2DF914F98D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原始的慾望

d2h93qfq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