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豐“冰毒教父”受審當庭翻供

[摘要]“陸豐涉毒系列案”中“三大毒梟”24日在佛山受審。

被稱為“冰毒教父”的蔡東傢受審。南方法治報記者 景國民 攝

南方法治報記者 李 陳健鵬 通訊員 潘敏 凌蔚

備受關註的“陸豐涉毒系列案”頭號人物,被稱為“冰毒教父”的原汕尾、陸豐兩級人大代表,原博社村村委書記兼黨支部書記蔡東傢,24日在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過堂”,被指制造、販賣毒品罪及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同日受審的還有與蔡東傢聯系密切的蔡廣創、蔡昭桂2人,被指制造、販賣毒品罪。

審判過程中,3人均當庭翻供否認制販毒,蔡東傢稱“我什麼都不知道”,蔡廣創及蔡昭桂則稱自己隻是負責“提提水”和“洗洗鍋”,對於毒品一無所知。

部分案情

兩次出資合夥制毒

據公訴機關指控,2011年清明節前後,蔡東傢召集蔡廣創、蔡昭桂和蔡秋弟(另案處理)在蔡東傢博社村的傢中二樓客廳密謀制造毒品冰毒,商定由蔡東傢、蔡廣創各自出資,合夥制毒。其中,蔡東傢負責組織人員和提供制毒原材料麻黃素,蔡廣創負責具體事宜,蔡昭桂和蔡秋弟是制毒師傅。

隨後,蔡東傢以195萬元/桶的價格(每桶25千克,下同)向專門販賣麻黃素的林凱永(另案處理)購買制毒原料麻黃素20桶。蔡東傢將其中12桶以200萬元/桶的價格販賣給蔡娘碰(另案處理),從中獲利60萬元,再將其中6桶交給蔡廣創、蔡昭桂及蔡秋弟制造毒品。蔡廣創、蔡昭桂及蔡秋弟利用該6桶麻黃素在蔡廣創位於博社村新鄉7巷12號的老屋內制造出冰毒約90千克。

2011年6月,蔡東傢、蔡廣創等人再次密謀並制造出冰毒約90千克,交由蔡廣創存放。

3人獲利近千萬元

公訴機關表示,以上兩次制造出的冰毒共約180千克,由蔡東傢指使蔡廣創、蔡昭桂、蔡秋弟等人以15~18萬元/千克的價格全部販賣給“福建佬”、蔡漢都(均另案處理)等人。蔡東傢從中獲利約500萬元,並將其中350萬元投資在陸豐市甲子鎮開發的瀛軒園樓盤;蔡廣創從中獲利約400萬元,蔡昭桂從中獲利50萬元。

攜帶巨款惠州“撈”人

2013年12月12日,蔡東傢得知蔡良夥(另案處理)因制販毒品氯胺酮被惠州警方抓獲後,為幫助蔡良夥逃避法律制裁或減輕處理,帶蔡楚列、張亞平(均已判刑)等人,先後兩次攜帶巨款、洋酒、香煙等到惠州聯系辦案人員,準備花錢找關系“撈出”蔡良夥。

到惠州後,蔡東傢指使蔡楚列通過許廣鵬(已判刑)多次找惠州市公安局緝毒大隊民警瞭解蔡良夥的詳細案情。蔡東傢還通過鐘永銳(已判刑)介紹認識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分局和仲愷分局的民警,並向其提出不惜花錢救出台中月子中心費用蔡良夥的要求。

庭審直擊

蔡東傢當庭翻供:“我全都不清楚”

當日庭審中,蔡東傢、蔡廣創、蔡昭桂3人均當庭翻供。

“我沒有參與、組織他們販賣毒品,沒有跟他們合夥,沒有跟他們在我傢二樓相遇,也沒有委托他們;他們做什麼、做多少、什麼時間做,我全都不清楚。”庭審一開始,蔡東傢即當庭翻供。

蔡東傢對起訴書的內容基本都予以否認,稱自己從林凱永處購買的18桶麻黃素全部是用來倒賣的。而對於檢方指控他帶著錢到惠州“撈人台中五星級月子中心”,他表示自己是承包工程的包工頭,車上帶的現金是本來用來買建築材料的錢。

當日庭審中,由於蔡東傢說話聲音太小,審判長不得不多次跟蔡東傢確認其所表述的內容。庭審中,蔡東傢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這個我講不清楚,不記得瞭。”

兩毒梟都稱自己隻是“打雜的”

蔡廣創在法庭上表示,自己就是個打雜的。對於蔡東傢交給他的6桶麻黃素,他表示自己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隻是按照蔡東傢的指示,把6桶白色粉末狀的“東西”交給蔡秋弟和蔡昭桂,而對於現場做出來的“東西”,他不知道是什麼,也沒有從中獲利。

蔡昭桂表示,自己也是個打雜的,沒參與制毒,就是幫蔡秋弟“洗洗鍋”。“第一道工序我沒參加,第二道工序我也是在外面幫他倒水、洗洗鍋,不懂怎麼制毒也沒有販毒,在那的幾個人除瞭蔡秋弟外,其他人我都不認識,也沒有看到他們制作出什麼東西。”但當法官詢問蔡昭桂怎麼知道什麼是第一道工序和第二道工序時,蔡昭桂啞口無言,過瞭一會才說,“是蔡秋弟告訴台中月子中心月子餐我的。”

由於3人的表述相互矛盾,法庭讓蔡廣創和蔡昭桂、蔡廣創和蔡東傢分別進行對質。蔡廣創和蔡昭桂對質時,蔡廣創堅稱自己隻是在旁提提水,由於不懂制毒,蔡秋弟和蔡昭桂不讓他過去看,最終制作出毒品時,蔡昭桂是在場的;而蔡昭桂則堅稱自己在外面“洗鍋”,沒看清楚制作出瞭什麼東西。在與蔡東傢對質的過程中,蔡廣創稱6桶麻黃素是蔡東傢交給他的,讓他拿回去放好,“書記交代說,到時候蔡昭桂和蔡秋弟會來找我,具體聽他們安排。”蔡東傢則稱,自己沒有叫人去找蔡廣創,麻黃素是賣給蔡廣創的,每桶185萬元,賣瞭6桶,後來蔡廣創分幾次把錢還清瞭。

現場台中產後之家推薦勘查筆錄引發激烈爭鋒

在法庭調查中,現場勘查筆錄引發瞭控辯雙方的激烈爭鋒。蔡東傢、蔡廣創、蔡昭桂3人均對警方的現場勘查筆錄提出異議,蔡東傢說,“我沒參與制毒,我不知道。”蔡廣創和蔡昭桂則稱,“不清楚勘查筆錄上的照片是在哪裡。”

蔡東傢的辯護律師提出,蔡東傢是2013年12月29日被警方抓獲,但過瞭大半年後警方才對制毒現場進行勘查,勘查時也沒有錄音及錄像,應當作為非法證據排除。檢方回應稱,蔡東傢等人被警方抓獲後,在審訊中一直避重就輕,一開始拒不交代,直到半年後才交代瞭制毒地點,這恰恰證明瞭該份證據的真實性。

辯護律師又提出,制毒發生在2011年,而勘查現場發生在2014年,這中間過瞭3年時間,如何能判斷被告人制毒的痕跡還有殘留?此外,蔡廣創、蔡昭桂兩人稱,“你也知道我們那裡是‘第一毒村’,說不定是別人趁我們不知道,在那裡制毒留下的痕跡呢?”公訴機關回應稱,經咨詢專傢,制毒現場留下的冰毒痕跡可以殘留5年左右,所以檢測出的冰毒成分應是有效的。

該案並未當庭宣判。

1 陸豐瀛軒園商住樓5棟

由電梯樓組成台中月子中心評價的住宅小區,樓盤開發商為陸豐市瀛軒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註冊的法定代表人為劉衍,實際控制人為蔡東傢。該樓盤占地面積8200多平方米,分為5棟,造價近7000萬元。據瞭解,陸豐當地新樓盤目前的售價均在3000元/平方米以上,瀛軒園建好後,如按其計劃的2980~3430元/平方米價格銷售,總售價將超過1.6億。

2 陸豐東海錢櫃音樂茶座(錢櫃KTV)

蔡東傢被依法查扣的財產一覽

號稱陸豐當地最豪華的卡拉OK歌舞廳,法定代表人為蔡東傢。

3 博社村內豪宅2棟

建設於博社村內的豪宅,一棟為三層鋼筋混凝土樓房,另一棟為尚在建設中的框架結構。據此前媒體報道,蔡東傢在建的別墅裝修豪華,有著8根粗大的漢白玉柱子與格局開闊的庭院。

4 深圳羅湖區某花園高檔住宅

位於深圳羅湖區某花園的一間高檔住宅。該花園號稱羅湖區唯一高尚住宅超大社區,目前該小區二手房均價超過47000元/平方米,產權人為蔡東傢。

5 其他

寶馬X5小型越野車一輛;各類手鐲、項鏈近30條(個);現金44萬多元;手機8部;手提電腦一臺等。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2h93qfq0 的頭像
d2h93qfq0

原始的慾望

d2h93qfq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