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人民的名義》誕生記

2017年3月28日晚7:30,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牽頭制作,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金盾影視中心、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等聯合出品,李路導演,周梅森編劇的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單集首播。

該劇以檢察官侯亮平對貪污賄賂案的調查為線索,講述瞭以H省為核心的各派政治勢力的權力紛爭,以及底層百姓在其中的起落沉浮,是對中國政治生態的“全景式”描繪。

記者日前采訪瞭此劇台中月子中心親子房的創作班子,揭秘這部反腐大劇誕生經歷的一波三折。

醞釀

切入角度是反腐而不是展示腐敗

2014年底,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專職副主任范子文“三顧周廬”,邀請著名政治小說作傢周梅森創作一部能夠反映社會現實和當下形勢的反腐題材電視劇。

對於第一次邀請,周梅森拒絕瞭。雖然作為范子文的老朋友,他希望與其二度合作,但考慮到當時的形勢,他心存顧慮。

2004年,國傢廣電總局發佈通知,限制“涉案、反腐、恐怖”題材電視劇的播出時段,要求其退出黃金檔。隨後,反腐劇進入十年左右的 “沉寂期”。2004年至2014年間,隻有《我主沉浮》《高緯度戰栗》等少數幾部反腐題材的電視劇播出。

當范子文找到周梅森時,形勢尚不明朗。周梅森擔憂,在政策寬容度很低的情況下,即使創作出來也難以通過審查。他問瞭范子文兩個問題:反腐劇究竟能不能寫?能寫的話,尺度能有多大?

帶著周梅森提出的兩個問題,范子文找到當時的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司長李京盛。

他問:能不能寫?

李京盛說:能寫!關鍵是看誰做?誰寫?怎麼寫?

李京盛指出,最好由最高檢影視中心等有關部門下屬的事業單位制作,編劇的人選,他推薦瞭陸天明、張平、周梅森和劉和平四人。

對於怎麼寫,李京盛明確說,要從反腐的角度切入,是反腐而不是展示腐敗。其指導思想是七個字:反腐、倡廉、正能量。

動筆

劇本融入八年來對反腐素材積累

2014年11月30日中午,南京,范子文第三次找周梅森談反腐劇的創作。周梅森說:“我請你吃飯,我們是好兄弟,隻吃飯,不談劇。”同席的還有江蘇省兩位檢察官。飯桌上,檢察官談論他們辦案的感受,“他(周梅森)就來情緒瞭,激動之後就說這個事可以幹。”

2015年3月9日,周梅森的59歲生日。當天,他開始正式動筆創作。厚積而薄發,一周後,周梅森便拿出瞭兩集劇本。

周梅森告訴記者,2004年至今,他一直筆耕不輟。開始創作《人民的名義》時,他的抽屜裡已經有瞭好幾部小說的部分內容。“有的寫瞭一大半,有的寫瞭五六萬字,還有的十幾萬字,最多的已經寫瞭二十萬出頭。”

周梅森沒想到形勢變化得這麼快。他本以為至少還要等幾年,他的這些小說才能重見天日,現在機會說來就來瞭。八年來對反腐現實的密切關註,多部小說裡的素材積累,在創作《人民的名義》過程中,他形容自己的靈感“幾乎是噴薄而出”,“寫得非常順”。

尺度台中月子中心價位

“最大”寫到副國級官員

2015年,為瞭瞭解官員落馬後的真實狀態,在最高檢的安排下,周梅森在南京浦口監獄與落馬官員舉行瞭兩次小型座談會。周梅森在浦口監獄座談的時候,正在香港的李路聽說瞭這件事。一向很敏銳的他當機立斷,從香港飛到南京,跟周梅森表示,希望可以擔任這部劇的導演。

李路告訴記者,他一直很關註現實題材的影視作品,而周梅森的劇本在當時恰逢其時。

“13年沒有像樣的反腐劇,周梅森十年沒有出版反腐小說,他一定有很多積累和沉淀。我本人對反腐、對國傢的政策也一直都關註和思考,對於現實主義的東西我有特殊的偏好。”

李路此前導演的影視作品幾乎都是現實主義題材。此次,他第一次接拍反腐劇,認為既可以挑戰自己,又與自己一直以來對人性的發掘、對現實的關照一脈相承。

他說:“沒有什麼劇能像這部劇發掘人性和直面現實到這個程度。”

與范子文接洽後,李路就扛起瞭導演和總制片人的大旗。周梅森寫到第三集,李路就決定買下他的劇本。但李路心裡還是挺沒底,主要還是擔心審查。

周梅森對此也很擔憂。劇本寫到一半的時候,他還在考慮,反腐要寫到什麼程度?

原中國作協黨組書記翟泰豐,看瞭他的劇本後給他打電話說,你應該寫分量很重的東西,再深一點,再高一點,把政治生態寫出來。“壞人隻寫到公安廳長,十八大後倒掉這麼多的貪官,反腐形勢這麼嚴峻,你能這麼輕描淡寫嗎?”

“他的話給我猛擊瞭一掌。”周梅森說。

此前,反腐劇的“最大尺度”是一號反面人物不能寫到副省級。考慮到文藝作品必須植根於現實,他們最終選擇瞭“隻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副國級官員,作為幕後的終極“老虎”。也因此,這部《人民的名義》被稱為“史上最大尺度的反腐劇”。

開拍台中坐月子中心價格表

反腐劇風險大 拉投資困難

劇本創作完畢,《人民的名義》正式開拍。

但此時資金還沒有完全到位,一億元的總投資還差2000萬元,作為總制片人的李路當時壓力非常大。他甚至決定,如果投資一直沒到位,就抵押自己的房子。

拉投資的過程非常困難。最終,決定投資的五傢小型民企都是李路的朋友,也都是第一次拍攝電視劇,其中還有兩傢公司是專門為拍攝《人民的名義》而成立。資金終於在開拍十幾天後全部到位。

事實上,早在李路介入該劇之前,范子文就曾經嘗試聯系一傢大型電視臺,試圖與對方接洽這個項目。“壓根沒見到人,對方說算瞭,反腐劇風險太大。”

范子文坦言,雖然這部劇是最高檢影視中心牽頭立項,也得到瞭廣電總局的大力支持,但正如改革開台中產後月子中心放初期一樣,未來的走向誰也沒辦法確定。“我們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資金到位後,李路肩上的壓力依然沒有減輕。他覺得,這是他有史以來拍攝難度最大的一部劇。

據瞭解,《人民的名義》攝制團隊將近400人,80多名演員,半數左右是明星,總共有2700多場戲、300多個場景。拍攝場地涉及南京、北京等地,且夜戲過多,審訊和會議等多發生於夜間。“這麼多演員的群像戲是對我新的考驗。”李路說。

審查

“廣電總局給瞭一個特殊尺度 ”

為瞭還原整個政治生態,李路在接到周梅森的劇本後,從影像化的角度,對其進行瞭全方位的深度打磨。

首先,他將自己一貫擅長運用的溫情元素,加入到似乎很“高大上”的反腐劇中,對人物情感進行瞭深度挖掘。

此外,李路充分運用美劇電影化的鏡頭語言,采用極其寫實主義的拍攝手法。他以趙德漢吃炸醬面的那場戲為例,“侯勇光吃面條就吃瞭一斤,一遍又一遍,就是為瞭營造非常真實的效果。”另外,侯勇長著一副英雄臉,在李路的印象裡他根本沒演過反面人物,當時李路提出請他演這個角色,包括周梅森在內的很多人都反對。

“但是看完後都覺得效果太棒瞭,完全把那種貌似憨厚老實的貪官表現得淋漓盡致。當時拍瞭三個通宵,我給侯勇設計瞭很多細節,比如趴在地上準備逃走,那種瀕臨崩潰的狀態一下子就出來瞭。”

還有就是,全劇均采用同期聲,而非後期配音。李路感慨:“沒有一部劇像《人民的名義》這樣敢上接天氣,下接地氣,拍得如此寫實。”

“臺詞非常犀利,如果按照普通電視劇的審查標準,很難通過。這次廣電總局給予放行,意味著給瞭一個特殊的尺度,非常難得。”李路說。

拍攝完畢,電視劇送審。審查的過程比預期的順利。

拍攝《人民的名義》之前,周梅森跟李路提前打好招呼,要他做好刪掉5集、改1000次的心理準備。但最終,隻有幾十處的內容需要修改,有關部門的人員對此劇均做出高度評價。

如何取材?

源於編劇自身掛職經歷和觀察積累

提及創作過程,除瞭自身對社會密切的觀察,周梅森1995年掛職徐州市政府副秘書長的經歷,也給他的創作提供瞭豐富的素材。

除瞭身邊的故事,他也經常關註新聞報道和中紀委網站上的反腐消息,並把中共十八大以來反腐的真實案例作瞭詳細分析,比如最有名的“小官巨貪”魏鵬遠案。

2015年,為瞭瞭解官員落馬後的真實狀態,在最高檢的安排下,周梅森在南京浦口監獄與落馬官員舉行瞭兩次小型座談會。

周梅森說,誰貪污瞭多少錢對他沒有太大意義,他試圖從人性深處挖掘這些官員落入低谷後的心理狀態。讓他印象最深的是,除瞭後悔以外,這些官員還普遍地表現出一種委屈的情緒。“有一個官員因為貪污受台中做月子中心賄50萬被判瞭15年,我能感覺到他的委屈,他反復說判瞭十五年,強調瞭好幾次。”

周梅森認為,人性是復雜的,腐敗的幹部不是“吃人的老虎”,他們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有些人是因為一念之差。

按照他的要求,參加座談的落馬官員都曾經身處核心的權力部門,有大城市的區長、縣長、縣委書記,縣委常委、統戰部長,還有國土開發等核心權力部門的一把手。

主創介紹

編劇:周梅森

周梅森,著名作傢、編劇,江蘇省徐州人,以創作《人間正道》《至高利益》《我主沉浮》和《絕對權力》等政治小說而聞名,被譽為“中國政治小說第一人”。他的多部小說被改編為電視劇。

導演:李路

李路,國傢一級導演,投資人、制片人,中國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常務理事,制片。此前導演過 《老大的幸福》《山楂樹之戀》《坐88路車回傢》等著名影視作品。作品多次榮獲 “飛天獎”“金鷹獎”等權威獎項。

本版文字 據 《中國新聞周刊》澎湃新聞網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d2h93qfq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